a
【荷兰】剑指荷兰政府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早期卫生部处理的做法曝光
发布时间:2022-08-23 14:34:18 来源:e星官网 作者:E星体育登录网址

  荷兰媒体NOS今天发表调查报告,指出疫情发展初期,政府并没有及时做好应对,造成医院的压力加大。

  2020 年 3 月 20 日,荷兰布拉邦特省的医院敲响了警钟:我们正在倒下,需要帮助。他们没有为这么多新冠患者的到来做好准备。现在,NOS 的调查表明,作为荷兰疫情智库的RIVM研究所在2020 年 2 月初就已经知道,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将使荷兰的医院完全瘫痪。只是这些信息从未到达医院管理人员那里。

  对医院在新冠危机爆发初期的这段时间是如何准备应对的,又了解多少?现在,NOS的调查还原了当时的情况。

  首先是研究所RIVM的建模人员于2020 年 2 月 9 日发送给 RIVM 管理层的备忘录。文字非常清晰:“荷兰大约有 37000 张病床,其中包括 1208 张可使用的重症监护病床,这个容量是不够的。对于整个可能发生的严重程度的估计,我们计算出,对护理的需求超过了这个可用的容量。”

  建模者在备忘录中警告说,新冠患者的数量每五天就会翻一番,会迅速增加护理压力。

  备忘录还写道:“由于对护理的需求迅速增加,医院、疗养院、一线的医疗保健单位和家庭护理在出现第一例 nCoV 感染被收治后,能够采取措施的时间很短。”备忘录中的nCoV 代表“新型冠状病毒”。

  风险分析还指出,荷兰的病床数量“明显少于”邻国。因此,荷兰应该比其他国家更早地“做好准备,以使对护理的需求不超过现有的能力”。

  备忘录发布后不到三周,荷兰于 2020 年2 月 27 日确认了第一位新冠患者。当时,政府的做法仍以快速发现和隔离感染者为目标,该做法已在 RIVM备忘录中有所说明。

  建模者计算出,必须在所有感染者中找到 38% 的人,才能防止病毒的进一步传播。“我们计算出,如果接触者的追踪只检测到病例的直接接触者(密接者),就无法达到这个百分比。不过,这确实有助于减缓,而不是阻止爆发。”

  2 月 9 日的备忘录显示,RIVM 对冠状病毒爆发给荷兰社会造成的严重后果并不感到惊讶。此前,NOS 的调查还显示,RIVM 预计病毒会来到荷兰,并将产生“严重到灾难性”的后果。这种预测从未公开。

  据 RIVM 的一位发言人称,由研究所RIVM作为疫情智库,向内阁提供和解释信息。但是,是否通知医院或社会,最终取决于内阁的卫生部。

  令人惊讶的是,在有关冠状病毒的第一次技术简报中,RIVM 也没有将令人震惊的计算结果告知第二议院。在 2020 年 2 月 20 日的国会简报会上,RIVM 传染病控制中心主任范迪瑟尔(Jaap van Dissel)对(病毒传播给)医疗保健机构和医院的预期压力也只字未提。

  问题仍然是,为什么卫生部没有在2020年2月明确告知第二议院关于 RIVM 备忘录中令人担忧的风险分析。根据卫生部发言人的说法,这是因为备忘录提及的只是被视为可能出现的几种情况之一。

  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声明,该备忘录不仅仅是描述一种场景,而是一种风险分析,表明一旦冠状病毒在荷兰爆发,所有的医院容量都不足。

  关于卫生部对RIVM备忘录观点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答。该部发言人说:“我们认为,没有理由延长和扩大这份具体备忘录的影响,因为这只是当时讨论的情景之一。在整个疫情大流行期间,卫生部和 RIVM 之间的沟通一直是透明和开放的。”

  根据当时的荷兰重症监护协会主席戈麦斯(Diederik Gommers)的说法,RIVM 也参加了 2 月 27 日(也是荷兰首次正式发现冠状病毒感染的日子)的疫情专家小组 OMT 会议,但并没有讨论风险分析。

  他说:“如果只是讨论(风险分析)其中的一部分,我也会马上发出提醒。荷兰全国患者分配协调机构本来可以更早建立的,也可以提前安排更多的呼吸机。我终于到 3 月 8 日才敲响警钟,因为我当时接到了来自欧洲重症部门联合会的电话。”

  戈麦斯强调,该备忘录不会对荷兰可支配的重症病床数量产生影响,“但如果我们知道这一点,可以更快地扩大规模,这样可以减轻很多压力。”

  作为地区咨询紧急护理主席的阿姆斯特丹 UMC大学医院院长克莱默(Mark Kramer),从大流行开始就积极参与危机处理,他回忆说,整个欧洲2 月份都没有敲响关于该病毒的警钟。无论如何,显示了与2 月 9 日备忘录中RIVM建模者预期相反的情况。

  克莱默说:“因此,对我来说,最大的问题是 RIVM或卫生部的哪个办公室,阻止了这份备忘录的正式公布,以及为什么会这样。这些资讯,应该让荷兰各个安全区域和公共卫生机构 GGD GHOR知道,然后,他们可以让护理合作伙伴,比如所在地区的医院,及时做好准备。”

  现在乌特勒支大学医院 UMC Utrecht,先前曾经在布雷达的 Amphia医院工作的克鲁特曼斯(Jan Kluytmans)表示,他对这份备忘录也感到“非常惊讶”。3 月初,他也曾对布拉班特医院的预期压力进行了自己的计算。

  克鲁特曼斯说:“当我们向卫生部展示这些计算数据时,他们从椅子上掉下来了。但是,他们只相信RIVM 的建模师沃林加( Jacco Wallinga) 的计算,除非他再做一次计算。现在,事实证明,RIVM 在一个月前得出了类似的结论。为什么会这样,我很想知道。”

  蒂尔堡Elisabeth-Tweesteden 医院的巴登( Bart Berden)也感到非常惊讶。“3 月份,我们和布拉邦特医院的所有管理人员跟 RIVM 的范迪瑟尔举行了一次会议。他当时也称我们描述的情况‘并非不可能’。”

  根据巴登的说法,患者分配系统 LCPS 也可以更早地启动。“我很想早点知道这一点,早点对医院的情况进行调查,那么我们就可以扩大规模,也会立即购买更多的个人防护设备。当年的二月份,满载口罩的飞机还在飞往中国。”

  克鲁特曼斯说:“现在看起来,想法是如此幼稚,仍被广泛分享,就是荷兰会退出比赛,不受病毒的影响。我不知道,靠这样的备忘录是否会改变这种心态。”

  2020 年 3 月 21 日,在现任卫生部长库柏斯的领导下,迅速建立了全国患者分布协调中心 (LCPS)。通过这个组织,新冠患者随后从病毒的中心北布拉邦特省分布到全国各地的医院。

  2020年3月29日,由于荷兰存在收治患者容量的问题,首批患者被转移到德国。

上一篇:新冠肺炎考试题(带答案) 下一篇:一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愈者的真实体会
XML地图 © e星官网 All right reserved. 网站备案号:沪ICP备07509809号-1号 技术支持:
本站由中华企业网制作维护 中华企业网 网站建设 上海网站建设 虚拟主机 域名注册 网站建设 中小企业网站建设 中国企业网 集团网站建设 电子商务网站建设 企业邮箱